陈富

好大一棵树

吾自今年来,
苍苍者或化而为白矣,
动摇者或脱而落矣。
毛血日益衰,
志气日益微,
几何不从汝而死也。
死而有知,
其几何离;
其无知,
悲不几时,
而不悲者无穷期矣。

回忆
回忆如果有什么味道,
那它就是薰衣草淡淡的香
记忆如果有什么形状,
那它就是脚印的一只只
想你
就是不经意间的虚无缥缈